【大学女友从暴露到被淫的真实经历】(12)作者:女友幸福   人妻小说 
字数:7973


               (十二)

  第二天早上,我刚刚睁开眼睛,菲菲给蒋哥拨通了电话。

  「我们现在就去你们那里吧?嗯放心吧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他现在可听话了呢,哈哈。好的好的,一会儿就过去。」

  菲菲挂了电话,转过头对我说:「走吧,小坏蛋。」

  「小恩现在没事吧。」

  「你说呢?反正马上就可以看到她啦。」

  「走。」

  我们出门打了辆车,经过一段较长的路程,来到了郊区的一个小区,这里住户不是很多。

  「昨天我们都说好了哦,想见她,你就得乖乖听话,听从我们的安排。肯定会有一些」项目「啦,不过你也喜欢看不是么。」

  菲菲骚媚地一笑,拉着我就向前走,最后我们来到了一栋楼的17层,原来是一梯一户的结构,怪不得选在这里玩我女友。

  按过门铃后,门开了,出现了D哥那带着可憎坏笑的脸。

  「来啦,欢迎,欢迎啊。」

  我面对这样的虚伪问候,却是非常无力地点头应和,这种情况下多余的愤怒毫无意义。

  「我女友在这里,我能见她么。」

  「当然了,进来吧哈哈。」

  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进门后看到的场景仍然让我内心一颤。
  屋内弥漫着明显的精液和淫水混杂的淫靡气息,地上散落着一些衣物,包括小恩第一天来到这里时脱下的衣服,还有几件情趣内衣和丝袜,上面沾着一些已经干结的精液,这一切都昭示着小恩所受到的屈辱。

  「见小恩之前我和你沟通一下,菲菲和你说清楚了吧,希望你能够合作一些啊兄弟,毕竟这也是你想要的,嘿嘿。」D哥说道。

  「嗯,我知道,我只想快点见到他。」D哥带着我推开了卧室的们,我朝思暮想的小恩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小恩上身穿着一件黑色小马甲式的情趣内衣,双乳袒露在外,两个嫣红的乳头挺立在空气中,看来已经兴奋起来,腿上穿着一双带花纹的黑丝袜,让我清纯的女友显得性感妖媚。

  小恩的双手被绑起来举过头顶,眼睛被蒙上了眼罩,腿被静电胶布捆绑成了M型向左右分开,没穿内裤,无毛的嫩穴袒露无遗,微微张开,似已有些红肿,看的我心疼不已。

  小恩就这样坐在蒋哥的胯间,而身后的蒋哥正用一双大手抚弄着我女友的娇躯,让她发出了声声呻吟。

  看到这撩人而又可恶的一幕,我内心自是一阵酸楚,但肉棒也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这时身后的菲菲把我的裤子解开,连着内裤扒到了地上,我挺立的鸡巴漏了出来。

  D哥和蒋哥发出一阵嗤笑。

  「哈哈小兄弟,你这个家夥也不是太差劲啊,可惜的是你已经不能把它放进你女友的淫穴里啦,现在开始吧?」

  我木然地走到小恩面前,摘下了她的眼罩。

  「小恩,我来了。」

  小恩看到真的是我,眼神一阵欣喜,目光有些闪烁,眼角亦有些湿润。
  但是可能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不寻常,她又有些疑惑和担忧。

  「你怎么……」

  「对不起宝贝,我今天来,是因为我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绿奴。」

  小恩的表情在一瞬间僵住,似乎根本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是啊,也许我是她最后的希望和依靠,但是现在却选择抛弃尊严,成为和那两个淫棍一起淩辱她的帮凶。

  「看到了吧小恩,哈哈,这可是他从一开始就确立的梦想啊!现在终於实现了。你们两个现在终於可以在一起被我调教了,是不是很兴奋?」D哥借机在一旁煽风点火,我知道他是要彻底打击我们的心理,让小恩放弃所有希望堕入深渊。
  小恩闪烁着泪眼,有气无力地问我:「为……为什么。」

  我木然地说:「因为我们已经输了,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一开始我们想要给生活找点乐子,但是最后已经失控了。小恩,你已经被他们彻底地淩辱了,连我都没有触及的地方都给他们肆意侵犯了。我是个没有能力保护你的废物,所以我只能成为一名绿奴,把你奉献给D哥和蒋哥使用。」

  「不!你骗我!」

  小恩拼命晃动着身子,但是由於被牢牢束缚再加上蒋哥的钳制,根本无法挣脱。

  我这个时候跪了下来,一手抓住小恩被丝袜包裹住的小脚,另一手手指在她的小腿上轻轻抚弄。

  「宝贝,别挣紮了,相信我。」

  我毫无骨气地说道,然后用嘴含住了小恩的脚趾,开始贪婪地舔着。

  小恩似乎突然认命了似的,不再挣紮,任由我舔弄,同时蒋哥在后面开始用手同时搓弄小恩的乳头和阴蒂。

  「嗯,这才是绿奴该有的样子,舔你女友的丝袜脚已经是对你很大的恩赐了。」
  「嗯,你就舔好她的骚脚就行,骚逼和骚奶子交给我玩,哈哈哈。」

  面对这些羞辱,我毫无反抗的意思,只是越来越认真地舔弄,从脚趾到脚面、脚掌、脚后跟,口水濡湿了黑色的丝袜,仿佛这是我得到的无比珍贵的至宝。
  不知道是我的功劳还是蒋哥的抚弄,小恩开始动情地呻吟。

  这时D哥拿来一瓶润滑液,顺着小恩的脖子倒下,随着蒋哥的揉搓,黏黏的液体覆盖了小恩乳房、大腿内侧以及阴蒂和阴唇。

  「啊……啊……这也太………嗯……不要………」

  「太舒服了是吧,哈哈,三个男人让你爽,肯定让你爽上天。菲菲,你也别傻站着啊。」

  此时菲菲从后面贴上了我的后背,双手开始抚弄我的鸡巴。

  「看你这绿奴做的,还有女人服侍你,规格不低呀。」

  「谢谢D哥和蒋哥。」

  我擡起小恩另一只丝袜脚,开始认真舔弄。

  这时D哥拿出了一个粉红色的震动按摩棒,拨开小恩的阴唇,插入了她已被淫水和润滑液充分湿润的小穴。

  「啊………不要,太,太大了啊。」

  「装什么,前两天不都用过了么,骚货。」D哥把振动棒开到最大功率,小恩身体开始有了剧烈的反应。

  「啊,啊,啊,好大,啊………嗯………呜啊,好,刺激……哦,啊,停下来,啊啊啊啊啊啊。」

  在小恩即将高潮的一刻,D哥邪恶的关掉振动棒,拔了出来,用它挑逗着小恩的穴口。

  「啊,你坏………。我要………啊」

  小恩扭动着身体哀叫。

  「哈哈,刚才还说不呢,那好,你说这个人是谁,说好了我就给你。」D哥淫笑着指着我问道。

  「啊………我不说………」D哥於是又把按摩棒插入小恩的淫穴,又在即将高潮时拔出。

  「啊,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说,他,他是绿奴。」

  「不行啊,哎。」D哥摇摇头,准备重复刚才的过程。

  「啊,不要………我说,他是,他是长着个没用的鸡巴,只配舔我,舔我的丝袜脚的贱王八绿奴!求D哥,给我……啊!」

  小恩终於毫不羞耻地说出了这些淫话。

  「好!我现在就奖励你,用真鸡巴奖励!哈哈,绿奴,听到你女友说的没有,现在我要你亲自把她奉献给我,知道怎么做么?」D哥大喜道。

  「我明白了。」

  我站了起来,从蒋哥手里接过小恩,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双手分开她的大腿,重新摆成M型,用手指分开了我女友小恩已经饱受摧残的阴唇,露出了里面的仍旧粉红色的淫肉。

  「求D哥,嗯,求主人用您粗大的鸡巴,操我淫荡女友小恩的骚逼。」
  我把想好的词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算你合格,哈哈,大鸡巴来了!」D哥挺起巨棒,扑哧一声插入了小恩的小穴,小恩发出了按捺已久的一声娇吟。

  另一边,无所事事的蒋哥把菲菲也脱了个精光,两个人很快交缠在一起,行鱼水之欢。

  我这时躺倒在床上,把小恩放在我身上,而D哥则上来大力操干着小恩。
  双手抓着小恩的嫩乳,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无情地进出着。

  「哈哈,看看这个绿奴,居然自愿当起了我草他女友的肉垫子,真是毫无尊严啊。」D哥笑道。

  而我也感到无比地兴奋,但是由於要双手扶着我的女友给D哥操,无法处理坚挺的肉棒。

  「啊,啊,啊啊啊,嗯……舒服……好大,嗯,老公操我。」

  小恩今天似乎尤其兴奋,已经开始渗出汗液,沾到了我的身上。

  「我是你老公,那你身子底下的呢。」

  「啊,他,他是绿王八……嗯嗯,啊啊,好大,我爱你的………你的大鸡巴,操死我,啊啊啊啊。」

  「你老公的鸡巴也硬了呢,怎么办啊?」

  「啊……不要,不要管他,他的鸡巴就是摆设………根本……根本无法满足我………啊啊啊,求你干我,干死我………啊……我的骚逼是属於D哥老公的………啊,不是绿奴男友的………啊啊啊嗯。「D哥听到这也是无比受用,更大力的抽插小恩。」

  「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爽………。小恩要……要上天了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小恩达到了第一次高潮,但是D哥的鸡巴依旧坚挺。

  这时D哥把小恩手上和腿上的捆绑解开,小恩瘫倒休息了一会儿,D哥又把她拉了起来。

  「现在坐到绿奴的脸上,让他舔你的骚逼和屁眼,而你要给我口交!」D哥发出不容置疑的命令。

  小恩听话地坐到了我的脸上,我口鼻突然被堵住,闻到了一股小恩身上的气味混合着D哥鸡巴的骚臭,这种感觉特别奇妙,我不由得伸出了舌头,开始在小恩的小穴和屁眼来回游走。

  D哥把鸡巴伸入了小恩的嘴里,让她卖力的开始为他口交。

  而小恩则开始不由自主地一手摸弄着自己乳头,另一只手拨弄自己的阴蒂。
  这场淫戏持续了十分钟,D哥又要开始换花样了,他沖正在和菲菲做爱的蒋哥比了个手势,蒋哥心领神会,走了过来。

  「好,我很满意你的表现,现在你可以去菲菲那里接受她的服务,然后在现场看一看你之前只在视频里见到的好戏哈。」

  我无奈地走向菲菲,菲菲搂住我让我面对着他们三人坐下,然后从旁边找来了几根绳子把我手脚捆在了椅子上。

  「现在你就在现场眼睁睁地看我们如何轮奸你的女友吧!」

  说罢,二人一前一后把鸡巴插入了小恩的小嘴和小穴,前后夹击让她无比受用,不断的抽查让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

  黑色的情趣马甲已被脱去,露出了我女友完美洁白的腰身。

  嫩白的屁股高高翘起,被身后的蒋哥拍的啪啪直响,留下了红色的指印。
  仍旧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脚因为兴奋,脚趾都勾了起来。

  目睹这一切的我继续挺立着鸡巴,却无法处理。

  菲菲贴心地过来,用嘴含住了我的鸡巴,上下吞吐着,让我一阵舒爽。
  「绿奴,刺激么哈哈?」

  「刺激,啊啊,好爽。」

  「喜欢自己女人被干么。」

  「喜欢,啊,啊,干死我女友,干死这个骚货吧。」

  「我们不会客气的!」

  啪啪啪,啊啊啊啊,交错不停的肉体撞击声和淫叫声不绝於耳。

  我在这登峰造极的淫戏中自虐地享受一切,菲菲卖力的口交让我越来越无法忍受,爆射出来。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我昏昏睡去……醒来后天已经是下午时分,不知道过了多久,连太阳都要下山的样子,我已经被移到了床上,发现了身边的小恩,赤裸的身体只穿着丝袜,她的嘴角、乳房都是精液,黑丝也被精液和汗水弄湿,似乎仍在昏睡,看的我十分心疼,这时菲菲从外边进来了。

  「办妥了么。」

  我问道。

  「当然了,我知道视频都存在什么地方,现在都删除了,我和蒋哥留的那一份昨天已经删掉了,现在不可能有残留了。」

  菲菲笑着说道。

  「他们两个人呢。」

  「嗯,按你说的,中午吃饭时候给他们加了点安眠药,现在还睡着,估计还要几小时才能醒吧。」

  「妈的,走。」

  我来到了另一间房间,看见床上躺着两个恶心的裸男,不禁有一股想要暴打一顿再阉了的沖动。

  「冷静点,别忘了我们怎么说的。」

  我镇定了一下,然后过去把两人摆成可笑的姿势,拿了几张白纸,写上「王八」「强奸犯」等略显幼稚的词放在他们身上,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呵呵,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昨天计划好的一切。

  时间回到昨天。

  射精后的我一阵无力,双眼无神地看着屏幕,只听见小恩的淫叫声持续了一小会儿,伴随着D哥和蒋哥低声的呻吟,两人大量罪恶的精液几乎同时射入了我心爱女友的阴穴和屁穴。

  「来,把这淫娃被干烂的骚穴屁眼给她男友看看。」D哥说着,和蒋哥一起把小恩一人一腿擡了起来,就像日本AV一样屁股擡高对着摄像头,让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小恩已经淫秽不堪的下体。

  不一会儿,浓稠的精液从双穴里缓缓流出,滴滴答答地往下落。

  小恩似乎把脸扭到了一边,用低低地声音啜泣着。

  高潮过后又开启圣人模式的我一阵血气上涌,刚想对着那边的恶棍叫骂,谁知视频链接到此戛然而止,被菲菲给关上了。

  「你!你干什么!」

  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似乎把怒气发到了她身上。

  「怎么?还没看够啊?你女友都被玩成那个样子了。呵呵。」

  菲菲不屑地说道。

  「小恩到底在哪里。」

  我尽量镇定的说,我不想把最后的希望丢掉。

  菲菲楞了一下,眼神开始变得有些忧伤,慢慢低下头沈默不语。

  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刚才还各种风骚邪恶,极尽所能玩弄我和小恩,现在又陷入了某种思考。

  「你知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不知怎么菲菲来了这么一句。

  干什么?不就是报复我,让我难过伤心么?呵呵。

  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头脑略一冷静,现在小恩处境如此恶劣,如果再把菲菲彻底激怒真不知道如何收场。

  「因为你对我还有感情。」

  我真佩服自己当时还能这么对付。

  「呵呵,你可真自信。不错,你说对了,但我上次就知道,我们的感情已经死了。而今天我更看到了你对她的感情。虽然你有这样……这样特别的癖好,但是当我看到我怎么挑逗你都没用,而你看到你现在女友那个样子的时候那种纠结又兴奋的样子时,我知道,我已经输了。」

  菲菲悠悠地说道。

  「你……你怎么对这种癖好这么理解………」

  「你看到那个蒋哥,他是我现在的男朋友,他也有这个癖好。但是和你不一样,他是把我当作筹码,和别的人交换,哎……」

  「什么!这,你和他?你怎么能………。」

  我瞬间脑部除了无数的可能,这实在是太巧合也太复杂了把。

  「不是,你不用瞎想,上次我见你的时候,我已经和他交往了一年了。和你分手以后我一直找不到理想的人,实习时候我遇到了蒋哥,他对我热情追求。我也要为自己前途考虑,於是答应了他。可是没想到他有那种癖好,拿我和别人交换伴侣………D哥也是在这一过程当中认识的。哎,你知道我当时那个样子么,我真的希望你可以接受我,可是你已经找到了她……」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手搭在了菲菲的肩上,觉得她真的有些可怜。

  「后来一次D哥过来找我们,说下次要带一位他的新情人一起玩,一开始我没有在意,但是他后来说起这是个大学生的女朋友,并介绍了她和她男友的情况,我才发现原来那是你们两个。」

  我不禁一阵羞愧,被前女友发现自己把现女友送出去给别人玩,这个尴尬让人难以接受。

  菲菲看出了我的心理,笑了笑,继续说。

  「我当时也正好被你无情抛弃了嘛,有点报复心理,所以要求D哥把他存的视频给我们一份,让我们看看这个女人。D哥把聊天记录啊视频啊都发给了我们,於是我就更确认了是你们。然后我就把这当作一次报复你的机会,於是和他们一起设了这样一个局。」

  「所以你们都设计好了,包括让我来这里和他们视频在内。」

  「没错,不过不是我们,是我,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我没告诉他们我和你的关系,只是说我负责把你勾引过来,呵呵,可惜啊,你来这里并不是因为人家有魅力呢。」

  我叹了口气,哎,是啊,又是我,从一开始是我怂恿小恩和D哥聊天,自以为能把握局势但是被D哥步步紧逼。

  是我没处理好和菲菲关系,让本来已经凭借机智脱离魔手的小恩重新陷入被动不得不再次深入虎穴。

  是我又擅自跑过来,让他们导演了一出夫の目前犯的好戏,从肉体和心灵上彻底淩辱了小恩。

  我心爱的女友小恩被玩弄成这个样子,我难道要继续扮演猪队友的角色么?
  不行,既然这次小恩是为了不伤害我,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慷慨赴死」,我就没有理由继续当缩头乌龟。

  我是有喜欢女友被淩辱这种「见不得人」的癖好,但是谁要真想抢走我的女人,没门!

  「菲菲,我现在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也看出来了,我对小恩的感情已经不可割舍了。」

  「哪怕她被人玩成那个样子?」

  「是的,不过我也不忍心你继续和他们混在一起,我要让你脱离他们。」
  「说的轻松,你有具体打算么?」

  菲菲看似不屑,实际上眼中闪出了一丝神采。

  「没有,我只知道我要救小恩出来,也要救你出来,这两个杂碎不能毁了我们的生活。具体怎么做,我们可以商量。」

  於是我们想出了这样的计划,由我假意去当绿奴,和菲菲到D哥和蒋哥的地方,伺机把他们弄睡着,然后把他们的视频删掉,再给他们拍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以防万一,也可作为菲菲脱身的底牌,最后在今天顺利实现了这一切。

  办完这些事情,我回到小恩的房间。

  「宝贝,醒醒,我们该回家了。」

  我摇醒了小恩。

  「嗯……啊………几点了,啊,我………。」

  小恩醒来看到自己的状况,有些不好意思。

  「对不起宝贝,让你受苦了。」

  我面带愧疚地说道。

  小恩看着我,眼睛有些红了,手抚上了我的脸颊。

  「你办好了,对么?」

  我略带惊讶地问:「你,你都知道了。」

  「呵呵,你不都告诉我了,我虽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今天你……舔人家脚的时候,手指在我腿上写了个OK什么的,不是么。还说要我相信你,我就配合你啦。」

  不愧是聪明的小恩啊,我当时真的不指望她能理解,只是内心的愧疚感想让她尽量冷静不要太过伤心,没想到小恩在中间还会极力配合我。

  「咳,嗯,打情骂俏等到回去再说吧,我们现在可以走了么,二位?」
  菲菲在门口阴阳怪气地说道,小恩这时有些不解地看着我。

  「走吧,先离开这里,我会和你解释。」

  我给小恩找了几件能穿的衣服,也来不及清洗身体,带着她离开了这个淫窟。
  当时真的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然而小恩身上的淫靡气息又让我回忆起这两天的种种。

  我和菲菲与小恩详细解释了这一切,小恩听后,由衷地感激了菲菲,菲菲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一切和她也有莫大的干系,她所做的也不过是弥补。
  我们来到了火车站,准备坐火车离开时,我问菲菲:「你有什么打算,能摆脱他们么?」

  「应该没问题吧,呵呵他们也是衣冠禽兽,有工作的人,有了这些把柄还怕他们,这要谢谢你了。至於打算………我估计是找不到像你这样的人了,随缘吧。」
  看得出她有些故作坚强的说道。

  「小恩妹妹,你就和这个奇葩继续好好处着吧,你们真是天造地设呢,哼,我才不想和你抢这个绿奴老公。」

  操,到这种时候还要损我一通。

  「谢谢,嗯谢谢姐姐,以后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我当然会珍惜他,一辈子都不会让人抢走。」

  小恩话里有话地说道。

  「走吧,再见,菲菲。」

  「一路顺飞,当然了,我想以后也没什么必要见面了。」

  菲菲说完转身离去了,看着她的背影,我心情复杂。

  但让我确定的是,我重新夺回了我的女人,可爱的小恩。

  「坏蛋,你说,这两天和她搞得开心么?」

  小恩嘟着嘴说道。

  「天地良心啊老婆,我怎么可能会,我都是在担心你啊!」

  我急忙解释。

  「哈哈,开玩笑的,我哪能怪你,这次由於我没有准备,被……被他们那样玩,我哪有资格说你。」

  小恩低下了头。

  「傻瓜,别说两个,就算你被一千个一万个人玩儿了,我还要爱你一辈子。」
  我把小恩搂到了怀里。

  「你去死!谁要被一万个人玩!还有,你说今天你非要做绿奴才能实行计划吗?没有别的方法么,还是你自己想要那样体验啊你个坏蛋?」

  小恩假装怒道。

  「哈哈,你猜呢?」

  就这样,我和小恩幸福地回到了我们所在的城市,我给D哥发送了一条信息,告诉他以后不想和他有任何纠缠,我手里有着他的把柄,然后删除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想让这个人从我的世界里消失掉。

  经历了这次事件,我们再也不想分开,於是一起租了个房子,每天腻味在一起。

  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做爱,开始几天享受着性爱带来的快感,可是过了几日,不知怎么的我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虽然觉得自己很猛,但小恩却埋怨我怎么没有之前那么硬了。

  一天晚上,我突然醒来,发现身边躺着的小恩不见了。

  「也许是上厕所了吧」

  我想着,走出卧室走向了厕所,发现灯亮着,而且居然传来了阵阵呻吟!隔着玻璃我可以看到小恩的身影,她似乎正坐在坐便上,姿势像是在自慰!「啊………嗯………。啊………D哥,蒋哥,你们操的我好爽………啊………啊想要你们的大肉棒………嗯插我,插我小穴,插我的……屁眼,啊啊啊啊,我我,我快要来了,啊啊D哥,啊………。」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